您当前的位置:慢耍四川  >  慢慢看  >  成都有看头
诞生在四川 大熊猫第一次“出演”自然电影
2016-08-24 10:59 来源:四川日报

丫丫和美美母女俩。

近景拍摄。片方供图

  一部以动物为主角的《我们诞生在中国》正在上映,收获了极好口碑。在影片主角中,熊猫母女丫丫和美美因为憨态可掬的形象,笨拙又可爱的动作成了高人气“明星”。8月19日,该片导演陆川、音乐监制于飞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详细解密了“丫丫”和“美美”两个形象塑造的过程。

  A

  妻子给了导演灵感

  “在我的构思中,熊猫并不是主角。”陆川的话让记者有点意外。“原本熊猫和丹顶鹤一样,会在一个承上启下的衔接环节出现,不过迪士尼方面考虑到全球发行,还是坚持让熊猫当主角。”陆川觉得,在中国关于熊猫的影片很多,在好莱坞也有《功夫熊猫》这样成熟的造型,要再创作熊猫形象很难。于是,陆川一次一次看着素材,直到有一天看到熊猫妈妈将刚跑出两步的小熊猫一把搂过来抱在肚子上,这一幕触动了他。“在制作影片的时候,我当了爸爸,熊猫这个动作和我媳妇抱宝宝的动作一模一样,就在那一瞬间,一个霸道熊猫妈妈的形象,出现在我脑海中。”

  于是熊猫妈妈丫丫的形象被塑造起来,另外,熊猫宝宝美美的戏份也不少,这也是导演在后期剪辑中为美美加出来的戏。“在剪辑过程中我发现,熊猫其实是孤独的动物。他们家庭观念并不强,两只熊猫能长时间生活一段时间的唯一可能,就是母亲和子女。”于是,陆川通过剪辑将美美塑造成了一个逐渐成长并想要离开妈妈的叛逆女儿。“我希望通过塑造这对母女,能让观众想到自己的母亲。”陆川说。

  B

  音乐为情感加分

  自然电影和其他所有电影都不同,虽然故事是靠导演编剧并剪辑,但这毕竟是故事片,需要气氛的烘托。在摄制组拍摄之前进行了沟通,陆川希望能多一点侧逆光,多一点气氛。特别是熊猫篇章的最后一幕,女儿美美终于告别母亲丫丫,独自攀爬到树木顶端,这是这一篇章的最后一个镜头,陆川总觉得缺了一点什么。“我希望美美爬的那棵树是整座山林最高的树,这样的镜头才有气势,才能突出她的独立。”陆川说,但这很难实现,于是他只能在周迅的旁白和背景音乐上下功夫。

  音乐总监于飞告诉记者,熊猫母女在片中要传递爱的主题是全片最容易打动观众内心的地方,因此整个音乐从编配到设计都是按照从舒缓到深沉来的,为的就是配合母女俩情感的发展,而乐器则选择了用竖琴这种弦乐来烘托成长的气氛。

  C

  抹上粪便敷上泥偷拍

  影片成功塑造了丫丫和美美,除了后期制作,前期的拍摄可以说功不可没。“那么多组动物的拍摄,最危险的就是熊猫组。”陆川说,“在野外,熊猫不仅只有憨态可掬的一面,它们是熊,有着仅次于北极熊的咬合力,而且我们拍的是熊猫妈妈,它的警惕性、攻击性很强。”其它动物都能用长焦在远处拍摄,熊猫却不行,因为熊猫生活在竹林中,竹林茂密,稍微远一点,熊猫就会被挡住,这次团队全是抵近拍摄。“我当时给摄制组提的要求是,能有多近就多近。当然看了他们素材我还是惊了,他们居然能那么近。”陆川说。

  熊猫篇章中,镜头几乎就在丫丫和美美的身旁,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熊猫组一共10个人,大家一起找到熊猫的巢穴之后,等着熊猫出门觅食的时候,立刻在熊猫巢穴附近布置固定的拍摄机位。所有的设备都在一个类似于人造石块的掩体中,掩体里面是隔音的材质,保证镜头伸缩转动的时候噪音最小化。掩体外面除了要造型成石块,还要抹上熊猫粪便,敷上泥。在布置好之后,所有人员都撤出,只留下两位摄影师在不远处的帐篷里躲着看着监控器。而这些摄影师也会钻进毛绒熊猫外套中,让自己看上去像熊猫,并且依然必须将熊猫粪便和泥涂抹在身上。

  □本报记者 常雄飞

  原标题:“我们”诞生在四川 第一次“出演”自然电影

[编辑:凡小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