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慢耍四川  >  资讯
成都平原发现年代最早的汉代基层聚落遗址
2018-03-07 15:36 来源:四川日报

“×子乡”双耳罐残片。 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供图

瓦当。

盖弓帽。

    陶罐刻上“X子乡”公路旁出土“豪车”零件

    新津宝墩古城、大邑高山、温江鱼凫……成都平原分布的史前古城,蕴含了太多古蜀文明时期的未解之谜。然而在公元前316年秦灭巴蜀以后,古蜀地区也迅速经历着向汉文化变迁的过程。3月6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郫都区古城镇指路村遗址考古发掘成果:在距今4500年左右的郫县古城遗址附近,一个战国晚期至东汉时期的遗址被发现。从出土器物及遗存来看,极可能是秦灭巴蜀以后移民及其后裔的聚落。不仅如此,这处遗址还发现了刻有“×子乡”字样的汉代陶双耳罐,以实物证明这片遗址就是乡一级的基层聚落。

    据介绍,指路村遗址的发现,是首次在遗址科学发掘中出土的带有乡名的陶文,极有可能是遗址在秦汉时期的名称,尤为可贵。

    “×子乡”陶罐 揭开汉代基层聚落面纱

    郫都区古城镇指路村遗址,距离宝墩文化时期的郫县古城遗址北城墙仅约100米。2017年6月,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针对指路村遗址几处秦汉堆积丰富、埋藏浅的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结果收获丰富。

    考古遗址现场负责人杨波介绍,在3个月的发掘中,700余平方米的发掘面积内发现了两处房址、两口水井、一条道路、窑址、灶、瓮棺、灰坑、灰沟等遗迹,以及陶罐、钵、釜形鼎、瓦当等出土器物。最让考古人员惊喜的是,埋藏在汉井中的一件陶双耳罐上,刻有“×子乡”字样,“它以实物证明指路村遗址就是汉代最基层的一个聚落。这也是四川地区目前为止年代最早的乡、里级遗存,在汉代考古中也相当罕见。”

    公元前316年,秦灭巴蜀,设巴郡、蜀郡。此后,蜀郡长官、蜀守张若修建了成都城、郫城和临邛城。然而在近年的考古中,成都平原发现的汉代遗存多为汉墓,秦汉时期的聚落形态如何,一直缺乏考古依据。如今,刻有“×子乡”字样的陶罐,揭开了汉代基层聚落的神秘一角。

    在这个汉代乡、里级的聚落中,发现了一条由鹅卵石铺成的道路。道路最宽处约4.2米、最窄处约3.8米,两侧还分别有一条宽30至50厘米的排水沟。杨波说,“从道路宽度及设施处理来看,可以推测是这个聚落的主干道。”

    尽管是基层聚落,居住在此的人也早早开起了“豪车”。考古发掘中,工作人员在道路附近发现了一枚用于汉代马车、牛车之上车盖的零件“盖弓帽”。这枚青铜制作的零件长五六厘米,已锈迹斑斑,但它的发现让考古人员颇为兴奋,“汉代能使用这种车辆者,身份不会太低。它也由此可以倒推这条道路在当时相当重要。”

    这个聚落当时还使用了一种用陶质井圈修建水井的先进技术。考古人员发掘的一个陶质井圈直径约60厘米、高50厘米、厚3厘米。杨波介绍,当时的人们在地面开挖圆形井圹至出水处为止,然后在中央层层放置陶质井圈,圈外用沙土或鹅卵石填塞。这样,人们就能喝到更清澈、洁净而非混杂泥汤的井水了。

    出土器物 见证古蜀文明汉化进程

    这个基础设施完备的聚落,居住的是何许人呢?杨波说,从出土文物来看,它们应该不是古蜀人所留下,更应是战国晚期秦灭巴蜀后的移民及其后裔留下的。

    此次考古发现的房屋基址中,既有干栏式,也有基槽式,“在宝墩、金沙等古蜀文明遗址发现的房屋基址,都以干栏式为主,因为蜀地水患解决以前,这种底层架空式的干栏式建筑才可能有效防潮。而开挖地基、填土石造房的基槽式建筑,就是典型的外来文化,反映了汉代人居住方式的转变。”

    这种外来文化还体现在瓮棺、瓦当等出土文物中。杨波说,古蜀时期并无瓮棺葬风俗,而瓦当同样是中原文化中用于高等级建筑的构件。此外,遗址还出土了陶罐、陶钵等具有典型中原文化特征的器物,且数量巨大,与巴蜀文化特征明显的釜形鼎等器物形成鲜明对比。

    将指路村遗址置于秦灭巴蜀的大背景下,不难得出它的“移民”性质。杨波说,秦灭巴蜀以后开始了大规模的移民。一是屯兵,二是将罪犯家眷迁到巴蜀地区移民支边,以及把六国剩下的民众迁移来此统一管理。再加上汉武帝开发西南夷鼓励移民,卓文君之父卓王孙这种富豪级人物也举家入川。因此从秦到西汉时期,几次移民都会带来巨大的文化影响和冲击。

    指路村遗址面积近300万平方米,目前的考古只是其中一角,未来将长期发掘。 (记者 吴晓铃)

    原标题:成都平原发现年代最早的汉代基层聚落遗址

[编辑: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