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慢耍四川  >  资讯
又是一年花朝节 成都姑娘愁汉服穿哪件
2018-03-12 17:01 来源:华西都市报

花朝节活动。

成都汉服中秋活动中的漂亮妹子。

    成都今年的春天来得迅疾又热烈,刚刚过完春节,天气就一日比一日暖。暖融融的春风里,桃李杏樱次第开放,此起彼伏。戊戌年正月二十四,黄国欢掐指一算,还有20天,花朝节就要到了。他们的QQ群里,这几日已经开始商量着今年的花朝节怎么个置办法。姑娘们忙着挑选好看的衣裳,汉子们琢磨着,箭阵恐怕又要操练起来了。

    春序正中,百花争望。从春秋就已有记载的花朝节,一直热热闹闹传承到了清代,然后日渐式微,几近湮灭。而随着近十余年来的“汉服复兴”浪潮,这个“百花生日”也迎来了自己的枯木逢春。去年此时,黄国欢所在的成都汉服社组织了四五十人拜花神、簪花行令,今年,这个数字可能还会更多一点。20天后,烂漫春光里,花神们或坐或卧,于枝头抖一抖广袖,树下人们的曲裾拂过离离青草,旧时新日,在衣袂飘飘的交错中,刹那相逢。

汉服复兴的标配是,要会一门古典乐器。

身着汉服的齐玖。

   

    汉服复兴 从单纯爱好做成产业

    《周易》卷八《系辞下》云:“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

    从江湖至庙堂,衣着装饰,不仅是民俗百态,更彰显着历史的演进和规制。从清朝“剃发易服”算起,汉服的传承,中断了三百余年。

    2003年,郑州电力工人王乐天着深衣过闹市,拉开十余年“汉服复兴”的帷幕。到现在,“汉服”的概念已经被圈里人不断普及,当初王乐天被人误认“和服”的尴尬,已经是过去时了。

    作为成都汉服圈里的知名人士,黄国欢从高一的时候入圈,到现在已有9年。这9年里,他目睹着成都汉服圈迅速壮大和发展。从最初的散兵游勇、单打独斗,到今日约6个大型活跃社团并存、合纵连横,现在,成都汉服圈群体,已有两万人之众。黄国欢说:“从社团数量、规模,以及活跃程度来讲,成都可以说是全国最大的汉服圈所在地了。”

    在王乐天坦荡荡着汉服过闹市的第二年,2004年,成都姑娘吕晓玮看到一则“成都人民公园有人着‘古装’进行拜月活动”的新闻,心中震动,随后在网上订购了第一套汉服,并取了个颇具古风的名字——绿珠儿。此时全国的汉服复兴浪潮刚刚开始,“成都汉服社”的中坚力量黄国欢那时才10岁。

    2005年,不满足只是偶尔穿汉服出行,吕晓玮顶着家人和朋友的不解,辞去了在电视台的“铁饭碗”。2006年,成都第一家汉服店在文殊院开张,吕晓玮正式踏上自己选择的“汉服复兴”之路。没人想得到,成都姑娘绿珠儿,12年后将成为汉服圈里一个十分响亮的名字。

    2018年3月11日,绿珠儿正在重庆忙着新店开张的事情,随后马上要赶到杭州,再开一家实体店。包括她在内,全国排名前十的汉服商家,有3家发源于成都,上下游店家完整齐备。成都,是当之无愧的“汉服复兴”之城。

女子及笄礼。

   

    汉服之美 文化意象重回大众视线

    仓廪足而知礼节,衣冠先行之后,君子六艺亦开始复苏。

    汉服爱好者们,经过了最初的自我探索和圈内外普及,基本度过了“好穿衣不求甚解”的阶段。汉隋唐宋,曲裾深衣,宽袍大袖,齐胸褙子…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着装要求,基本已经达成圈内共识。

    岁时八节都是要过的,花朝节成人礼也很重要。着不同的汉服,过不同的节日,用不同的旧时游戏,传达今人对传统文化的敬意和爱恋——举目全国,放眼望去,能做到月月都有大型汉服活动的城市,或只有成都了。

    这个花朝节,汉服“同袍”们将像以往一样,穿上端正的衣裳,手执鲜花簪花行令,在成都近郊寻一处公园,放风筝、祭花神、摆箭阵,庆祝这百花生辰。除了这些时年节日,人们生活中的重大节点,也越来越多选择用传统礼仪方式进行。

    黄国欢做设计师之余,开了个工作室,专司承接汉服活动。这两年来,除了汉服婚礼,找到他们办成人礼和祝寿礼的人越来越多。男子加冠、女子及笄、葫芦交杯……有外邦友人选择中式婚礼,有纯稚少年办传统成人礼,也有人为老人祝寿时候,行跪拜、送寿桃。从最容易被接受和体验的汉服之美开始,汉服承载的“礼仪之邦”的文化意象,正在慢慢重回大众视线。

    历史不会停下脚步,总会往前发展。汉服圈里有一个新节日,是因王乐天而起。2003年他笑容温润走过街头的那一日,是公历11月22日,如今,这一天已成为汉服圈里约定俗成的一个新节日——汉服出行日。

 [1]  [2下一页 尾页
[编辑: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