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慢耍四川  >  资讯
成都茶马古道:蹄声渐远 茶香犹浓
2018-07-20 11:07 来源:四川日报

    成都地区现存茶马古道遗址有53处之多宋代掌管茶马互市的机构茶马司,就设在成都——

    茶马古道,中国古代继丝绸之路以外又一条著名的商贸通道。汉族地区的茶与少数民族地区的马互市,令这条商贸通道多了不少传奇色彩。鲜为人知的是,茶马古道在四川除了与雅安、西昌、茂县、松潘等地区有过密切联系,天府之国的中心成都,也曾是茶马古道的核心区域。

    近日,成都市文物信息咨询中心与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以下简称:市考古所)耗时5年的茶马古道(成都段)调查宣告结束,并即将推出正式调查报告。经过考古调查,成都地区现存茶马古道遗址有53处之多。此外,调查人员还发现:宋代掌管茶马互市的机构——茶马司,就设在成都。□本报记者吴晓铃

    茶马交易“司令部”设在成都

    茶马古道,一条沟通中国南北、横贯中国西部的线形古代遗迹。它主要存在于中国西南地区,以马帮为主要交通工具,是中国西南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走廊。2013年,茶马古道成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然而,茶马古道究竟兴起于何时,又在哪些地区留下过足迹呢?

    负责此次茶马古道成都段调查的市考古所调研员刘雨茂介绍,茶马古道兴起于唐中晚期,“那时的回纥、吐蕃等地,饮茶习俗已从上流社会向平民阶层普及。此时中央政权的赏赐和入朝使者的私买已无法满足需求,于是大规模茶马贸易有了现实基础。”不过,真正的茶马互市,直到北宋时期才真正兴盛。刘雨茂说,北宋初期,北方适宜养马的草原和荒漠被辽和西夏占领,国家又急需战马应对边境压力这才开始在陕西、青海、甘肃等地开通互市,购买蕃夷地区马匹。不过,中央政权认为长期用铜钱买马会导致铜钱外流,而蜀地产茶,大可“以我蜀产,易彼上乘”,最终在熙宁七年开始对四川地区实行茶叶专卖政策。

    彼时,中央政府在四川名山、蜀州(今崇州)永康县、邛州等处买茶,运往秦凤路、熙河路(今甘肃、青海、陕西等部分地区)换马。到了南宋时期,北方沦陷,朝廷的主要马源开始南移至四川西部和北部,茶马贸易的重心由北方转移至南方。

    从宋代开始的茶马古道,史料记载有12条之多,涉及了今四川、重庆、陕西、甘肃等9个省市自治区。刘雨茂说,言及茶马古道,很多人就会认为四川境内的重心区域是在雅安。然而在茶马古道成都段调查中,工作人员不仅寻找到了成都的产茶区为茶马交易提供源源不断的货物证据,甚至还发现茶马交易的“司令部”也设在成都。

    资料显示,从宋代开始,历代朝廷曾在陕西、四川、云南等多地设置过茶马司,但茶马古道最兴盛的宋代,除了曾在陕西短暂设置过以外,其余时间均把茶马互市的“司令部”设在成都。

    刘雨茂说,根据清《宋会要辑稿》记载,宋哲宗元祐元年十月,茶马使黄廉在《应缘茶马事有违法辞讼,乞许监司送成都茶马司奏》的奏折上,明确说明茶马司设于成都。元祐二年,杨天惠的《都大茶马司新建燕堂记》则记载,都大使司……其一寄治秦中,其二则治成都……到了绍兴七年(1137)年,在陕西、成都分分合合的茶马司,经四川都大茶马司李迨奏请之下,“合为一司,总治成都。”刘雨茂说,从此以后,茶马司合则总部设于成都,分则四川茶马司的总部设在成都,“成都始终是都大茶马司所在地。”

    工作人员还在《宋史》《明史》《续资治通鉴》等数十种古籍中,找到30处茶马司设于成都的证据。在《全宋文》中还有这样的记载:茶马司从各地互市而来的川马,在成都府“团纲”发运。因此成都城内外,还专门设置了两处马务监官。

    发现茶马司设在成都,成为此次调查的最重大发现。刘雨茂说,这一发现纠正了以往关于茶马司设在雅安的误传。在刘雨茂看来,茶马司掌管茶马交易,要统筹买马钱物,有的还要总领四川财赋,职位相当重要。“这样一个重要机构设置在中心城市,显然非常符合常理。”

    成都尚存53处遗迹

    依托盛产茶叶的天时地利,茶马古道在包括成都在内的四川地区形成了包括多条支线的道路交通网。即使数百年过去,在成都的蒲江、邛崃、大邑、崇州以及都江堰等地,仍能找到残留的53处遗存。它们中除了古道遗存,还包括了指路、修路碑、古茶场茶园、关隘以及摩崖石刻造像等。

    都江堰风景区,游客往往从二王庙沿山而下,过安澜索桥后,选择参观鱼嘴和宝瓶口就离开。实际上安澜索桥靠近玉垒山一侧,被景区道路覆盖的,便是茶马古道中川藏道中的松茂古道。如今,滚滚岷江水畔,“松茂第一关”玉垒关仍剩古老城楼巍巍矗立。这是宋代修建的重要茶关,在明代重修。

    2014年,市考古所队员龚扬民曾从都江堰出发,寻找松茂古道遗迹,“在四川的茶马古道中,南起都江堰,北至松潘大草原的松茂古道,是唐宋以来各族商品交易的重要道路。古道第一街,就是都江堰西街。当年,这些马队骡队便是从西街出发,将茶叶等货物运到藏羌地区。”

    沿着松茂古道一路向西,原本很多文献记载的古道已经无迹可寻。不过在古道支线虹口乡深溪村,一处名为“董家茶坊”的清代院落引起大家的注意,龚扬民解释,董家茶坊只是民宅,四周至今也无茶园,茶坊之名应是以前留下,为当年茶马古道上给往来行人歇脚打尖之处。此外,茶坊外的青石板路连通院落,再经院落通往山后,也符合过路商贾在茶坊短暂歇息后再出发的规律。

    刘雨茂说,茶马古道其实并非专为茶马互市而修建的一条道路,往往沿用原有的交通网络。古道无言,但在数百年间却留下了诸多历史信息。

    调查人员发现,这些古道多就地取材用红砂石砌成,“山坡及山脊处多用石板铺成,下坡易塌方的地方,就在原岩上凿出斜面铺石板,或干脆直接在原岩上凿出阶梯。”茶马古道主要运送货物,为使其坚固耐用,有的古道底部还垫夹了碎砾石或碎红砂石土层。在大邑西廊村的一段古道,两侧几乎已被蔓延的荒草覆盖,路基阴暗处也随处可见青苔。不过道路的荒废反而让路边的歇脚石和拴马石幸运保存了下来。歇脚石由一块整石简单剖就,一旁的拴马石,却从石头中间掏通了一个小洞。过往客商在此拴好马匹,便能在一旁歇脚了。茶马古道川藏线中,有一部分经过蒲江。北宋时名山、蒲江沿线的茶叶集中于邛州,从该处经新津、双流到成都,再从成都集中运往甘肃、青海交易。在如今的邛崃,不仅景沟古道的交叉路口还残存着马蹄印,余崖古道附近平乐镇花楸村李家院子,至今仍存有千年古茶园。2005年,四川农业大学林业勘察设计研究所对其中最大的一株茶树进行了初步调查。根据年轮法,这株直径为43.7米的茶树,已有1036岁,可见该区域自古便为重要产茶区。

    古道之上往来商贸的繁荣,从附近残留的摩崖造像、修路碑也能得窥一二。大邑雾中山,自宋至清皆为重要产茶区。刘雨茂说,明代雾中山上的寺庙为皇家寺院,也是办御茶之处。这里的大片古茶树,最大的需要两人才能合抱。保存完好的雾中山古道沿线,各种修路碑、功德坊、造像石刻依然残留……

    茶马古道期待保护利用

    2013年,茶马古道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然而,成都甚至四川,关于茶马古道的保护利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为沟通多个民族、多个文化地带的文化线路,同时也是我国西南部最活跃和兴旺的商贸路线,茶马古道对研究西南民族历史、民情、交通等方面具有重要价值。”成都市文广新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处处长颜劲松说,文物保护利用的前提是摸清文化遗产的现状,也正是在此背景下,成都才启动了此次茶马古道(成都段)的调查,“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成都的茶马古道文化遗产包括古茶园、古茶号、古道、古寺院等遗存,它们可为乡村振兴或旅游发展提供更丰厚的文化内涵。”

    然而,在都江堰玉垒关旁,大多数游客惊叹于都江堰水利工程的伟大,言及茶马古道尤其是川藏道上的松茂古道,则一脸茫然。守着千年古茶园的邛崃花楸村,虽然已成为成都唯一入选“中国传统村落”的乡村,当地的乡民只知茶园里的茶树“年生久远”,却不知道它们可能就是茶马古道的生产基地之一……

    “同样是茶马古道上的古镇,大多数中国游客可能知道云南束河,却不一定知道雅安清溪古镇。”近年致力于茶马古道研究的雅安博物馆馆长李炳中说,雅安至今保留着很多茶马古道遗迹,“像荥经老县城、清溪古镇,原本就是因茶马交易而兴的集镇,这里的商号很多都与藏茶经营有关。尤其是清溪古镇,街道和建筑保存都很完整,完全可以亮出茶马古道招牌。”

    不过,仅仅是保留的老街和古建筑显然远远不够。“我们还应加大对茶马古道相关文化的深入研究,要提炼出这条文化线路的价值以及各种精神内涵。”李炳中说,雅安近年以茶马古道为基础,形成了一批博物馆、打造了藏茶村和边茶主题酒店,以及和藏茶相关的茶饮、旅游纪念品等,只是规模还不大,影响力也远远不够。在他看来,仅仅藏茶这块招牌就值得好好包装。

    茶马古道的保护利用,已经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2017年,全国政协茶马古道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调研组来到四川实地调研,提出充分认识茶马古道精神对于坚定文化自信的重要性,并进一步加强对茶马古道文化遗产保护的科学研究。未来,对茶马古道沿线文化遗产的记录、保护、管理体制和方式等问题有望得以加强,为更好保护茶马古道文化遗产奠定基础。

    原标题:成都茶马古道:蹄声渐远,茶香犹浓

[编辑:蔡路]